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简介

栏目分类:著名音乐家   发布日期:2015-04-10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简介-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作品及资料
    俄国作曲家、指挥家、音乐教育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N.A.Rimsky—Korsakov,  1844—1908),  1844年3月  18日 出生在俄国季赫温市的一个贵族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音乐教育。他6岁开始学钢琴,11岁尝试音乐创作。1856年底,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结识了巴拉基列 夫、穆索尔斯基等俄罗斯进步音乐家,开拓了艺术视野,坚定了从事音乐创作的信念,并成为新俄罗斯乐派“强力集团”最年轻的成员。
    1862年,里姆斯基—柯萨科夫于海军士官学校毕业,并被派往海外巡航。在长达两年半的航程中,他经历了艰辛的海上生活,了解了各地的风上人情,这些都有 助于丰富他后来音乐创作的内涵。1865年,他返回圣彼得堡,在巴拉基列夫指导下完成了《第一交响曲》,并创作了另两部重要作品——交响音画《萨特阔》和 交响组曲《安塔尔》,奠定了他作为俄罗斯音乐家的地位。
    1871年夏,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应聘任圣彼得堡音乐学院教授,后来还兼任过海军乐队督察员和音乐学校校长等职。他从事教学工作37年,培养出众多的音乐人才,其中包括里亚多夫、格拉祖诺夫、米亚斯科夫斯基和斯特拉夫斯基等著名作曲家。
    1905年俄国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积极投入社会政治斗争,大力支持进步学生的革命行动,因此被解除音乐学院的教职,作品亦遭 禁演,他本人则受到秘密监视。反动当局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国的抗议浪潮,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得以重新回到音乐学院。1908年6月21日,里姆斯基—柯萨 科夫因心脏病发作而逝世。
    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创作以歌剧和交响乐为主,题材大多取自历史、文学和民间神话传说。他共创作了15部歌剧,其中以《雪后》、《五月之夜》、《金鸡》、 《萨特阔》、《萨尔丹王的故事》等最为著名。他的作品几乎综合了全部俄罗斯歌剧风格,尤其在《五月之夜》中继承了格林卡的抒情风格,体现了幻想与现实、虚 构与幽默、荒诞与优美融为一体的艺术特征。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在交响乐创作方面最出色的是具有异国情调的作品,如《西班牙随想曲》和交响组曲《舍赫拉查 德》,这些作品以俄罗斯民歌为基础,同时吸取东方民族音调,既具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特征,又散发着异国风味。他的著作有《和声学实用教程》、《管弦乐法原 理》和自传《我的音乐生活》等。
    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音乐创作领域宽阔,体裁形式多样,管弦乐配器技巧高超,色彩丰富,表现了“强力集团”的进步观点,充满了对真理、对生命的追求以及对人民的同情。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强力集团”中年龄最小、作品最多、活动最广的是尼古拉·安德列耶维奇·里姆斯基—科萨科夫(1844—1908)。他生于诺夫戈罗德省季赫文市贵族家 庭。1856年12岁人彼得堡海军士官学校学习。1861年17岁时结识巴拉基列夫、斯塔索夫和穆索尔斯基,在思想和艺术上受到很大启发,下决心从事音 乐。1862年毕业海军学校,获准尉军衔,被派到“金刚石”号快船巡航南、北美洲。在长达两年半的航途中,经历了艰辛的海上生活,了解了异国的风土人情, 阅读了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的著作和大量历史、科学书籍。这一切既丰富了阅历,也开阔了眼界,对他后来从事创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1865年返回 圣彼得堡,在巴拉基列夫的指导下完成《第一交响曲》,同年首演,引人注目。以后又写了《第二交响曲(安塔尔)》(1868,1897改为交响组曲,)和交 响音画《萨德科》(1867,1892修订)。
   1872年完成历史题材歌剧《普斯科夫姑娘》,次年在彼得堡玛丽亚歌剧院首演。从70年代初起,他身兼数职,从事各种音乐活动:在圣彼得堡音乐学院任教 (1871-1903),在帝国海军部所属各吹奏乐团任监察员(1873-1884),担任免费音乐学校校长(1874-1881),指挥歌剧和交响乐演 出,任宫廷唱诗班主管助理,领导“别利亚耶夫小组”,记录和编纂民歌,审编修订格林卡歌剧总谱。穆索尔斯基和鲍罗丁去世后,承担遗稿的整理、续写、配器、 出版、演出等工作。他还著书立说,写有《和声学实用教材》(1886)、《管弦乐法原理》(1913)和自传《我的音乐生活》(1909)。
    自70年代末起,创作达到高潮。先后写了14部歌剧,其中著名的有:民间生活气息浓郁的《五月之夜》(1878,根据果戈理中篇小说改编,1880首 演),取材于富有哲理含义的童话故事的《雪姑娘》(1881,根据奥斯特罗夫斯基童话改编,1882首演),表现俄国古代航海经商传奇的《萨德科》 (1896,取材于民间传说,1897首演),揭露沙皇选妃罪行、为农家妇女鸣不平的《沙皇未婚妻》(1898,根据梅伊同名剧本,1899首演),嘲弄 君王腐败昏庸的《萨旦王的故事》(1900,根据普希金原著,同年首演),以神话题材影射沙皇专制腐朽的《不死的卡谢》(1902,根据彼得罗夫歌剧脚 本,同年首演),以古代俄罗斯人与靼鞑人民族冲突传说为内容的《隐城基捷日与费芙罗尼亚姑娘的传奇》(1905,根据古罗斯传说,1907首演),以讽刺 笔法嘲笑沙皇荒唐的《金鸡》(1907,根据普希金童话,1908首演)等。
    在交响乐创作领域,最出色的是描写异国风光的作品:《西班牙随想曲》(1887)和交响组曲《舍赫拉查达》(取材于阿拉伯民间传说《一千零一夜》,1888)。此外,还写有管孩乐序曲、钢琴协奏曲、室内器乐重奏、康塔塔合唱声乐浪漫曲等。
    交响组曲《舍赫拉查达》是作曲家阅读了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又名《天方夜谭》)有感而作。乐曲表达了作曲家读该书后的自由幻想。交响组曲由以 下四个乐章组成:第一乐章《大海与辛巴德的船》,第二乐章《卡连德神奇的故事》,第三乐章《王子与公主》,末乐章《巴格达节日和撞毁于青铜骑士礁石的 船》,全曲以小提琴独奏代表舍赫拉查达给残暴的苏丹王讲故事的方式贯穿,充分调动交响乐队的丰富音响效果,栩栩如生地展现丁东方艳丽奇异的风情和神奇的传 说。各乐章的标题是作曲家构思时写的,作品完成后,他把它们省略,只保留总标题,目的是为听众提供更广阔想象的空间。不过人们还是愿意恢复各乐章标题,以 便更具体地领悟这部作品。
    组曲写于1888年。作曲家在总谱扉页上写了如下一段文字说明:“苏丹王山鲁亚尔认为女人都是不忠实的,他发誓要把自己的每一个妻子在第一夜之后全都处 死;但是舍赫拉查达王后由于善于用故事来取悦她的丈夫而救了自己的生命,她的故事连续讲了一千零一夜,因此山鲁亚尔为好奇心所驱使不断延缓她的刑期,最后 完全打消了自己的主意。舍赫拉查达为他讲述许多奇事,引用了诗人的诗句和歌曲的歌词,一篇童话套着另一篇童话,一则故事套着另一则故事。”组曲的四个乐章 是四幅独立的音画,相互间没有情节上的连系,为了把各乐章串联起来,作曲家采用两个类似主导动机的主题来穿针引线,既分别象征聪明美丽的舍赫拉查达和威严 残暴的苏丹王的不同形象,又作为贯穿全曲的音乐素材自由发挥,使组曲完整统一。
    第一乐章:“大海和辛巴德的船”。乐曲开端先后陈述了苏丹王和舍赫拉查达的主题后,在大提琴分解和弦荡漾的伴奏音型下,小提琴和木管乐器奏出了大海的主 题,它的素材是由苏丹王的主题演变而成。往下是象征辛巴德航船在海上静悄悄的漂航的主题,它包含两个素材,一个由木管乐器演奏的四分音符平行和弦构成,另 一个由舍赫拉查达的主题演变而来,它象征海水溅起的浪花。大海的主题和航船的主题分别构成奏鸣曲式的主、副部主题,其中作为主部主题的大海主题获得了很大 的发展,栩栩如生地表现了从风平浪静到狂风恶浪的变化过程。两个主题分别呈示以后,经过简短的连结过度,两个主题重新再现,调性统一在E大调上。因此,乐 曲结构成为“无展开部的奏鸣曲式”。
    第二乐章:“卡连德神奇的故事”。卡连德是阿拉伯的游方僧的称号。在《一千零一夜》中描写了三个独眼游方僧的故事,他们流浪到巴格达,住进一户人家,每人 讲了自己惊险离奇的遭遇。他们原来都是贵族王子,为了躲避迫害,特意剃光头发,穿上僧衣,到处游逛。作曲家在这里并未具体描写他们各自的经历,而是概括地 表现他们共同的命运和艰难处境。乐曲为复三部曲式,每个部分都贯穿了变奏原则,和声、配器五光十色,东方情调异常浓郁。首尾部分是从容不迫地讲述个人故事 的卡连德主题,它派生于舍赫拉查达的主题。紧接在后有一个宣叙调性质的华彩乐句。乐曲中部有两个主题,一个派生于苏丹王主题,另一个由铜管乐器奏出,性质 威武。两者的交错变奏,仿佛是描写惊险遭遇,又好像再现了一场战斗。
    第三乐章:“王子与公主”。这是一个抒情慢板乐章,也是用五展开部的奏鸣曲式写成。主部主题由弦乐在G大调上奏出,旋律如歌,代表英俊、多情的阿拉伯王子 的形象。副部主题具有舞蹈特征,木管与弦乐在降B大调上交替演奏,同时添加小鼓和三角铁的装饰节奏,更显露出婀娜多姿的公主的魅力。两个主题性格各异,但 却相辅相成,象征美好的爱情使王子与公主结合在一起。
    末乐章《巴格达节日和撞毁于青铜骑士礁石的船》——作为交响组曲的收尾,具有总结概括全曲的意味。乐曲内涵丰富,音乐形象复杂,前三个乐章的主题材料相继 在这里出现,构成多姿多彩的音画。结构具有回旋奏鸣曲式特征。开始是一段引子,苏丹王和舍赫拉查达的主题两次出现,情绪激动不安,有一种悲剧的预感,象征 舍赫拉查达的故事日益打动苏丹王。随后进入充满活力的快板(ViVo),近似格鲁吉亚民间的列兹金卡舞曲,作为主部主题,异常活跃,它固定不变的节奏型贯 穿在全乐章中,表现了五光十色、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巴格达节日的盛况。

    往后,卡连德的主题、公主的主题、苏丹王的主题、战斗的主题轮番变化地出现,好像所有的角色、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来赶集,人们全都拥挤在市场上。作曲家为了 刻画这个场景,充分调动了管弦乐配器手法,所有的打击乐器都发挥了作用,创造出色彩艳丽、气势磅礴的音响,将阿拉伯人节日的狂欢,活生生地展现在听众面 前。在音乐达到高潮时,突然发生转折,节日的景像消失,人们面临的是海上的一场暴风雨。长号悲壮地奏出大海的主题,长笛和竖琴声象征狂风的呼啸,在电闪雷 鸣中,辛巴德的船撞毁在青铜骑士礁石上而沉没。乐曲的尾声恢复了平静,航船的主题又出现,它既像是回忆,又像是表明辛巴德大难不死,又开始了他的另一次冒 险航行。乐曲的最后,再次出现舍赫拉查达柔美的主题和变得温顺的苏丹王主题,象征善终于战胜了恶,舍赫拉查达经过一千零一夜故事的讲述,终于感化了残暴的 苏丹王。传奇的故事也就到此结束。
    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创作以歌剧和交响乐为主,题材多取自历史、文学和民间传说,音乐以俄罗斯民歌为基础,同时吸取了东方民族音调,既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 特征,又散发着异国风味。作品多以艳丽的旋律和多彩的配器,描绘风光景物和神话境界而著称。同穆索尔斯基和鲍罗丁相比,他的创作领域更宽广,体裁形式更多 样,写作技巧更完善,但是在思想内容的深度上和音乐语言的独创性上略为逊色。
    他从事音乐教育活动30余年,培养了许多音乐人才,著名的学生有:格拉祖诺夫、李亚多夫、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米亚斯科夫斯基等。
    “强力集团”作为一个创作集体并非十全十美,他们在对待过去和同时代的一些音乐,有某些偏见。例如对贝多芬以前的音乐,对意大利和瓦格纳的歌剧,对待音乐 学院的专业音乐教育,对待柴科夫斯基的评价上,表现出某些主观片面的倾向,有失公允。“强力集团”存在了10多年后,由于内部发生分歧而逐渐解体。巴拉基 列夫操劳过度而逐步隐退,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去音乐学院任教被“集团”其他成员视为“背叛”,穆索尔斯基歌剧《包里斯·戈杜诺夫》的公演在“集团”内部评 价不一,这一切造成了“集团”的不和。然而,根本的原因是每个成员在思想和创作上成长了,各自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形成了自己的个性,因此“集团”的解体 是事物发展的必然。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