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音乐百科>音乐史>

穆索尔斯基简介

栏目分类:音乐史   发布日期:2015-04-03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穆捷斯特·彼得洛维奇·穆索尔斯基简介-穆索尔斯基的作品
俄罗斯现实主义作曲家——穆索尔斯基
        [穆索尔斯基]生平及音乐贡献
    穆捷斯特·彼得洛维奇·穆索尔斯基(Mussorgsky Modest Petrovich,1839~1881),俄国作曲家。1839 年3月21日生于托罗别茨县卡列沃村。他主张音乐必须反映现实,表现人民的精神面貌。其作品具有民族性和独创性。1863年返回圣彼得堡,进一步受到了以 H.r.车尔尼雪夫斯基为代表的俄国革命民主主义思想的影响,经历了深刻的思想转变,形成了进步的世界观与艺术观。他的民主思想倾向和现实主义的创作原 则,充分体现在他的作品中。他一生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均产生在这个时期。1881年3月28日卒于圣彼得堡。
    俄国作曲家穆索尔斯基(M.P.Mussorgsky,1839—1881),1839年3月21日出生于普斯科夫省的一个地主家庭。他5岁开始学习音 乐,9岁时就能熟练地弹奏钢琴,并进行即兴演奏和创作。在童年时代的十年乡村生活中,穆索尔斯基不但接受了音乐的启蒙教育,而且还接触了丰富的民间艺术活 动,培植了对人民的深厚同情心。所有这些,对他后来的创作活动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尽管穆索尔斯基很有音乐天赋,但他的父亲却不同意他当职业音乐家,在他13岁时就把他送进了近卫军士官学校。但是,穆索尔斯基从未中断音乐学习,并于1852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陆军准尉波尔卡》。
    1856年,穆索尔斯基去军队服役。此间他先后结识了作曲家巴拉基列夫居伊、里姆斯基—柯萨科夫和鲍罗丁,这对他一生的艺术道路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1858年他辞去军职,在巴拉基列夫指导下从事作曲,并成为“新俄罗斯乐派”·(即“强力集团”)中的重要成员。“强力集团”的成员们接受了1861年俄 国农奴制改革前后俄国先进社会思想的影响,主张俄罗斯音乐应走自己民族的发展道路,强调音乐创作的“民族性”、“人民性”和“现实性”。
    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是穆索尔斯基音乐创作的成熟阶段,其作品显示出鲜明的民主倾向、强烈的民族特色和独特的个人风格。在他的创作领域中歌剧处于首 要位置,最为著名的两部是《鲍里斯·戈都诺夫》和《霍万斯基乱党》。在这些作品里,作者一方面运用多层次、多线条的合唱来表现不同场合下的人民群众集体形 象,另一方面又采用朗诵风格的独唱刻画典型人物的性格,从而展现了充满尖锐矛盾和冲突的俄国社会生活的广阔画卷。穆索尔斯基还写了不少反映现实生活、揭露 社会黑暗、同情下层人民特别是农民疾苦的作品,例如浪漫曲《卡里斯特拉特》、《睡吧,农家的孩子》、《孤儿》和《叶列穆什卡的摇篮曲》等。穆索尔斯基的作 品听体现出的进步思想,是同时代的作曲家所没有的,也是“强力集团”的其他成员所不及的。穆索尔斯基反对“为艺术而艺术论”和唯美主义、形式主义的创作原 则,主张用音乐表现俄罗斯人民的生活,特别是反映人民的现实生活。他力求自己的音乐富有民族民间特色,强调用音乐直接表现俄罗斯语言,丰富了朗诵调的创作 艺术,同时在和声、曲式等方面也作了大胆的革新和突破。
    此外,穆索尔斯基的代表作品还有歌剧《结婚》,交响音画《荒山之夜》,钢琴组曲《图画展览会》,歌曲《跳蚤之歌》等。
    1881年3月28日,穆索尔斯基在彼得堡逝世。1939年,苏联人民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作曲家,把乌克兰国家音乐学院改名为穆索尔斯基音乐学院。
穆索尔斯基简介
      “强力集团”成员在创作上更富有成就的是穆索尔斯基、包罗丁和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然而,他们各自的创作特色有鲜明的区别。其中思想最为激进、创新最为 突出的是莫杰斯特•彼得罗维奇•穆索尔斯基(1839-1881)。他出生在普斯科夫省托罗别茨县卡列沃村的地主庄园家庭。乡间的生活,农奴保母的哺育, 使他自幼对农民和俄罗斯民间音乐深怀感情。1849年在彼得堡就读彼得罗帕夫罗夫学校。1852年人近卫军士官学校,同时私自投师学音乐。1856年于士 官学校毕业,到军队服役。此时先后结识了居伊、达尔戈梅日斯基、斯塔索夫和巴拉基列夫,并在后者的指导下,潜心作曲,成为“强力集团”最具个性的成员。 1861年沙皇政府被迫宣告废除农奴制时,他返回家乡,自动放弃祖传的土地和家产,慷慨分给农民。1863年回到彼得堡,进一步接受了以车尔尼雪夫斯基为 代表的俄国革命民主主义思想的影响,促进了世界观和艺术观的形成。
    他的创作生涯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写了一些声乐浪漫曲和器乐曲,初露其思想倾向和创作个性,如浪漫曲《卡里斯特拉》(涅克拉索夫 词,1863)和《老乞丐之歌》(歌德词,1864),描绘了贫苦人民的形象,寄以真切的同情。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思想和艺术完全成熟,创作达到 了高峰,一生代表性的作品均产生在此时。歌剧在他的创作中处于首要地位。他总共写了五部歌剧,其中基本上由他亲自完成、影响最大的是《包里斯•戈杜诺夫》 和《霍万斯基之乱》这两部。另外三部歌剧是:《萨拉姆博》(根据福楼拜的小说,1863-1866,未完成)、《结婚》(用果戈理喜剧剧词,手 稿,1868,伊波利托夫—伊凡诺夫续完并配器,1931年在莫斯科广播演出)、《索罗钦斯克集市》(根据果戈理小说,1874—1880,未完成,居伊 续完,1917年在彼得格勒音乐剧院上演;1931年在列宁格勒上演了舍巴林的版本)。
    根据普希金同名悲剧创作的歌剧《包里斯•戈杜诺夫》(1868-1871第一版,1872第二版,1874年在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首演;1896年由音乐 协会在彼得堡音乐学院大厅上演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版本;1959年在列宁格勒歌剧舞剧院上演了肖斯塔科维奇的版本)是穆索尔斯基最杰出的作品。该剧重 新构思了普希金的原作,将剧情置于农民革命和民族矛盾的背景下,通过极其俄罗斯化和个性化的音乐语言,精心地塑造人民的历史群像和刻画沙皇包里斯的内心矛 盾,既尖锐地反映了人民与暴君的直接对立冲突,又深刻地揭露了俄罗斯和波兰贵族统治阶级内部的争权夺利。
    该剧创造性地借鉴了法国“大歌剧”的结构,全剧由序幕二景和四幕六景组成。歌剧序幕一开始就显示了人民群众与贵族统治的对立。乐队的序奏和民众的合唱 (“你把我们抛弃给谁”)既渗透了俄罗斯民间悲伤旋律哭腔音调,又蕴涵了讽刺意味,描写了不明真相的民众被士兵们驱赶到修道院“乞求”包里斯登基;教堂 钟声齐鸣(独创地用降D大调和C大调的属七和弦对接)、民众违心地赞颂新沙皇的合唱(“光荣归于天上的红太阳”),展示了包里斯加冕的盛大仪式,这与包里 斯的独白(“我内心痛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歌剧情节围绕着人民、沙皇和假皇太子三条线索发展。人民群众的形象在歌剧中占据了中心位置并随着剧情的变化而有很大的发展。作曲家写道:“我理解人民为一 位被那种统一的思想所鼓舞的巨人。这也就是我的任务。我要在歌剧中解决这一任务。”起初在序幕第一景中(在新处女修道院庭院里),群众处于受蒙蔽的被动状 态,他们不情愿却无可奈何,只能听从凶狠的士兵摆布;在第四幕第一景中(在莫斯科圣瓦西利教堂前的广场),在包里斯暴政下备受欺压、饥寒交迫的人民群众纷 纷传扬受波兰贵族支持的假皇太子率军逼近莫斯科,人们诅咒包里斯王朝的覆灭;当沙皇包里斯与大臣们从教堂作完祈祷出来时,饥饿的人群跪地伸出双手恳求赏赐 面包(合唱“面包!面包!赐给饥饿的人吧!”);一名流浪乞讨的疯僧坐地哭泣,沙皇包里斯问他为,什么哭时,疯僧说孩子们抢走他的一枚硬币,要求包里斯就 像当年杀死皇太子那样杀死他们。旁边的大臣想动武,包里斯加以制止,然后希望疯僧为他祈祷,可是疯僧则尖锐地回答不能为暴君祈祷,圣母不允许。周围的民众 面对这样尖锐的顶撞,都纷纷避开。沙皇及其随从无可奈何地离去,舞台上仅孤零零地留下疯僧悲泣地唱道:“流吧,流吧,伤心的眼泪,哭吧,哭吧,正教的灵 魂!敌人快来了,黑暗又来临,乌云密布,暗无天日。苦难,苦难降临俄罗斯!哭吧,哭吧,俄罗斯人,饥饿的人们!”在第四幕第三景中(在克罗姆近郊林中的空 地上),人民已经觉醒,他们将贵族老爷、包里斯的官吏捆绑起来,边唱边跳“不是雄鹰在空中翱翔”的歌舞奚落嘲弄他,随后众口高歌“好汉的豪气磅礴四方”, 齐声怒吼“死去吧,死去吧包里斯!”充分显示出人民的愤怒和反抗。
    包里斯的形象在剧中也有多侧面、多角度的刻画。在序幕第二景克里姆林宫广场隆重加冕典礼上的首次亮相,就表现了他闷闷不乐、矛盾重重的心境;在第二幕中 (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沙皇的内室),一方面,他对自己的女儿和儿子,以亲切动听的歌声,表现出慈父般的温存和爱护的感情,另一方面,他想到被他害死的血淋 淋的幼年皇太子,恐怖得精神恍惚,自鸣钟的响声更使他胆战心惊,不由得呼唤:“上帝呀!你赦免罪恶深重的皇帝包里斯的灵魂!”在第四幕第二景中(在莫斯科 克里姆林宫的议政殿),包里斯一出场就神智不清地边驱赶皇太子的幻影,边自言自语地喊叫:“没有凶手!还活着,还活着,幼童!”最后,在象征死亡的丧钟和 圣咏声中,包里斯指着自己的儿子对大臣们说:“这就是你们的皇帝………”随即痛苦地死去。总之,作曲家既用阴沉的朗诵调揭示了包里斯作为阴谋窃取王位、残 酷推行专制、内心矛盾重重的暴君形象,又用动听的咏叙调抒发了包里斯对自己儿女关怀备至的慈父般的亲切感情。这种将包里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对待的艺术 处理,显示了穆索尔斯基现实主义音乐的魅力。
    假皇太子的形象也随着剧情变化而发展。在第一幕第一场中,他原本是名叫格里戈里的年轻修道士,由于听了编史隐士皮缅记述包里斯谋害了与他同龄的德米特里皇 太子而窃取皇位,萌发了冒名顶替的念头;在第一幕第二场里,他已经付诸行动,成为被通缉的越境逃犯;在第三幕第二景中,他不仅成为波兰贵族的座上宾,而且 以皇太子之名赢得了梦想当皇后的贵族小姐玛丽亚的心(用多愁善感的浪漫曲和狂热的爱情二重唱来表现);在歌剧末尾即第四幕第三景中,他身着盔甲、跃马挥 鞭、率军登场,全然是一副新沙皇的姿态。
    《包里斯•戈杜诺夫》这部歌剧以其思想内涵的深刻和艺术表现的独特,不仅是俄罗斯歌剧的典范,同时也是世界音乐史上一部划时代的音乐杰作。
    歌剧《霍万斯基之乱》(作曲家自称“人民音乐戏剧”,自编剧本,1872创作,死后由里姆斯基一科萨科夫续完,1886首演)以17世纪末彼得一世时代射击军统领霍万斯基发动叛乱的史实为题材,运用鲜明的民族音乐,形象地再现了俄国历史的画卷。
    除了歌剧外,独唱声乐浪漫曲也是穆索尔斯基创作的重要领域,总数有67首。它们的内容很丰富,有反映农民辛酸生活的,如《戈帕克》(舍甫琴柯 词,1866)、《孤儿》(自己作词,1868)等;有针对社会丑陋习俗进行讽刺的,如《神学院学生》(自己作词,1866)、《跳蚤之歌》(歌德 词,1879)等;有细腻描写儿童心理的,如《儿歌》(7首,自己作词,1868-1873);还有表现平民阶层饱经风霜、深感孤独绝望的,如声乐套曲 《没有阳光》和《死之歌舞》(均为卡列尼谢夫—库图佐夫词,1874,1877)。这些俄国真实生活写照的歌曲将俄罗斯民族旋律与语言音调融为一体,具有 高度的艺术韵味。
    在器乐创作方面他留下的作品虽然不多,但是却富有独创性。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是取材于俄罗斯民间神话传奇的交响音画《荒山之夜》(1867)和有感于亡友画展而创作的钢琴套曲《展览会上的图画》(1874)。这两部作品以形象塑造的鲜明和音乐语言的独特而著称。
    交响音画《荒山之夜》写于1867年.作者去世后,由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于1886年整理并配器。在穆索尔斯基的原稿上有如下一段文字提示:“来自地下深 处的非人声的轰鸣。黑暗幽灵的出现,以及随后黑暗之神的登场。对黑暗之神的颂赞和阴间的祭奠。狂欢作乐。在狂欢作乐最热闹时,远方传来乡村教堂的钟声,这 声音驱散了黑暗幽灵。清晨。”这是作者对俄罗斯民间神话传说的自由幻想,它隐约地表达了一种信念:黑暗势力虽然疯狂猖獗,不可一世,但终将被光明所取代。 乐曲以几个具有俄罗斯风格而又极富个性的主题作自由变奏式展开,一个段落紧接另一个段落,不用连接,直接过渡,形成强烈的对比并置。在音乐进人高潮时,突 然被六下钟声打断,象征黑暗消失,黎明到来。乐曲在一片宁静清新的气氛中结束。
    钢琴套曲《展览会上的图画》是穆索尔斯基具有独创性的一部标题器乐作品。画家、建筑设计师加尔特曼(1837—1873)与穆索尔斯基是密友,他去世后, 斯塔索夫主持筹办了他的遗作的画展。1874年穆索尔斯基观赏了这个画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年6月22日创作完成了这部构思新颖的作品。作者在乐谱标 题页上注明:“献给符拉基米尔•瓦西利耶夫•斯塔索夫。展览会上的图画。纪念维克多•加尔特曼。”此外,在侧面还留下这样的字迹:“献给您,统帅,加尔特 曼展览会的筹办者,悼念我们亲爱的维克多,1874年7月27日。”
    作曲家创造性地将画家的若干图画转化成音乐,并用自己的想象补充和丰富它们,使它们从无声的静止状态变成有声的活生生的形象。全曲通过一段代表作曲家本人参观画展的《漫步》作为引子和过门,将具体描写图画的十首分曲连成一个不间断演奏的统一体。
    《漫步》或以独立的段落,或以压缩的、主题片断的形式出现,它具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歌特征(自然音调式,旋律中突出四度音调,非方整的节拍和结构,单声部与 多声部的交替),情绪多变,时而庄重严峻,时而抒情沉思,时而轻松喜悦,时而忧郁悲伤,这全取决于不同图画引起的反响。
   No.1《侏儒》——原画描绘的是一个罗圈腿侏儒形象的胡桃夹子儿童玩具,作曲家用音乐赋予它生命,使它成为一个外形丑陋、内心复杂的人物。曲中包括三 个主题素材,开头的一个以平行八度强力奏出跳进的不协和音程为特征,表现出某种愤愤不平的情绪;第二个材料是下行切分节奏的和弦,仿佛是小人物悲伤的呻 吟;第三个材料由跨越三个音区的八度和小三度齐奏构成,显示出一种痛苦、孤寂的情感。
   No.2《古城堡》——加尔特曼在国外旅游时画了两个孤零零的城堡的素描,而穆索尔斯基则用音乐再现了“中世纪的城堡,在她的前面一位游吟歌手在唱歌”。作曲家创作了一支忧伤的古色古香的旋律,配以单调的持续不断的低音进行,复活了中世纪的景象。
   No.3《杜勒里宫》——这是巴黎的一处古旧的皇宫别墅,是人们度假游玩的场所。此曲的副标题是《孩子们游戏后的争吵》,作曲家以轻巧活泼的音乐生动地描绘出儿童们在这风景美丽的环境里相互追逐、嬉戏和吵闹的情景。   
   No.4《牛车》——原画描绘的是一架套着一头温顺老牛的笨重的波兰牛车。沉重缓慢的低音和弦象征车轮歪歪扭扭的滚动,在此背景下,奏出一支悲壮的旋 律。乐曲由强音开始,力度增长到高潮后,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令人感到牛车从眼前轰隆而过,然后远去。这似乎不仅是一架牛车走过,它仿佛暗含了对农民深重负 担的同情。
   No.5《未出壳的鸟雏的芭蕾舞》(小谐谑曲)——加尔特曼画的是芭蕾舞设计草图,描写了几只未出壳的金丝鸟正啄破蛋壳挣扎着来到世间。作曲家以造型性 的音乐语言(钢琴高音区音色,带装饰音的和弦和颤音,半音化的上行音阶,轻快的节奏),活灵活现地展现了鸟雏可爱的形象。
   No.6《两个犹太人,一个富,一个穷》——原作是加尔特曼的两幅互不相干的人物写生画,肥胖的富人傲慢凶狠,消瘦的穷人卑下潦倒。穆索尔斯基用音乐将 两幅画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既对比又统一的一首乐曲,具备了一定的社会涵义。开头,带有两个增二度音程的旋律、平行八度的织体、间歇的节奏、强烈的音响和突 发的重音,描绘出犹太阔老妄自尊大、威风凛凛的模样;接着,夹带装饰音同音反复的下行旋律线,伴随下声部的和弦,勾勒出颤颤悠悠、胆战心惊的穷人哀求乞讨 的形象;最后,作曲家创造性地用对位手法将两者叠置在一起,更加深了相互间的对立冲突,结尾是富人神气十足地把穷人赶走。
   No.7《里摩日市场》(重要新闻)——里摩日是法国南方充满阳光的城市,加尔特曼到过那里并留有画稿c穆索尔斯基以快速喧闹的、无穷动式的音乐描绘出 市场熙熙攘攘的景象:一群群女商贩和长舌妇交头接耳地传递着各式各样的奇闻、丑闻、绯闻,最后酿成了轩然大波。时高时低、时强时弱的音流,栩栩如生地表现 了这一风俗场景。
   No.8《墓穴》(罗马陵墓)——原画描绘的是画家本人与一位建筑师在向导指引下,凭借灯笼微弱的光亮参观地下陵墓。这里是殉教者的安葬地,也是早期基 督教举行神秘仪式的场所。作曲家看到此画,触景生情,深感失去知交的悲痛。他把此曲分为前后两段,前段用深沉的低音和弦和强弱突然的变换,描绘了墓穴阴森 幽暗的气氛;后段添加的标题是《用死者的语言同死者交谈》信在手稿上穆索尔斯基写道:“去世的加尔特曼的创作灵魂领我靠近颅骨,向它呼吁,颅骨静悄悄地发 出亮光。”在高音区微弱的持续震音背景下,代表作曲家的“漫步,,主题在中音区以宁静的和弦和在低音区以平行八度方式交替出现,象征生者与死者的交谈,音 乐严峻和悲伤。
   No.9《鸡脚上的小屋》(妖婆)——这是加尔特曼画的时钟外观图案,鸡脚支撑的小屋的窗口是钟表盘,钟点数字用斯拉夫字母替代,整个小屋用俄罗斯风格 雕花装饰。俄罗斯童话中的妖婆就是住在这样的小屋里。因此,穆索尔斯基在这首乐曲中集中描写的是小屋的主人——妖婆。她的形象丑陋,尖下巴,鹰勾鼻,蓬头 散发,衣衫破烂,外出时坐在木桶里奔驰,用扫帚清除走过的痕迹。作曲家用尖锐不协和的音程跳进(大七度、小七度、减五度),平行八度织体,突发的强音,生 动地塑造了这个童话中的怪异形象。
   No.10《勇士大门》(在基辅京城)——原作画的是古代俄罗斯国家的象征——与教堂建筑相联的基辅城门。作曲家在这首乐曲中层示了三个形象:首先是庄 严宏伟的主题,由嘹亮宽广的和弦奏出;其次是宁静严峻的古老俄罗斯教会的多声部歌调;最后是再现古代俄罗斯节庆必不可少的教堂钟声,其中在高音区能听到 《漫步》主题的音调。第一主题三次变化的陈述和另外两个主题户插入,构成了某些回旋曲式的特征。
    这部创新的钢琴套曲的首演是在穆索尔斯基去世22年后的1903年,由俄罗斯钢琴家格•尼•柏克勒米舍夫成功地演奏。再过19年的1922年,此曲由法国作曲家莫里斯,拉威尔配器后,成为世界交响乐名曲广为传播。
    穆索尔斯基的晚年生活艰难。在精神上,他激进的思想和创作,不但得不到朋友的理解,还不断遭到官方和保守势力的攻击。在物质上,他没有生活保障,靠做公务员、替人弹钢琴伴奏、教私人学生糊口。1881年3月28日酗酒后在彼得堡卒于尼古拉耶夫士兵医院。
    穆索尔斯基的创作具有揭露社会黑暗、反映人民疾苦的批判现实主义倾向,在艺术风格上有浓郁的俄罗斯民族特征和独特个性,在音乐语言和形式上有大胆创新。他 在艺术上的探索对后人(如对法国的德彪西、拉威尔,捷克的亚那切克,苏联的普罗科菲耶夫和肖斯塔科维奇等)有深远的影响。
相关热词:
热门推荐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