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的选材

栏目分类:古琴基础入门   发布日期:2015-07-25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选材
    何谓良琴?朱长文在《琴史·尽美》中有以下一段话:“琴有四美,一日良质,二日善斫,三日妙指,四日正心。四美皆既备,则为天下之善琴……”朱长文认为第一要素是“良质”,历代斫琴师都非常看重选材。如五代南唐忠懿王嗜琴,曾差人四处寻求斫琴良材。差人夜宿浙江天台的寺庙,听到了瀑布撞击桐木尾柱所发声响甚妙,取之阳面制成“清绝”、“洗凡”两张名琴。无怪乎清末琴家杨时百说:“古人论琴称良材而不称良工。”
    中国传统乐器材质不尽相同,仅古琴而言,可用杉、桐、松、柳、沙、楷木等,不同的材质使琴的音色各不相同、趣味各异。许多琴家一人多琴,不同风格的琴曲用不同的琴演奏。有关唐朝雷氏制琴的记载中就提到:“雷氏作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雪中独住峨眉,酣饮著蓑笠人深松中,听其声连延悠扬者伐之,斫以为琴,妙过于桐。”古琴自古流传至今数量颇多,大多弹奏多年木质和胎浆的挥发皆松透,韵昧悠长,新材所制之琴较难达到这种音色。当今斫琴师为达到“古琴味”之老琴音色,往往采用老木,如老房架木、出土棺木等,因棺木阴气较重,声音一般较沉闷,相对老房架木较为理想。在《洞天清录》中有“占材最难得,过于精金美玉”的说法。唐代雷氏还曾总结说“选材良,用意深,五百年,有正音”。
    具体选材方面,琴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对琴材(面板)的要求概括为:轻(质量轻)、松(密度松)、脆(质地脆)、滑(触觉滑)。
    古琴面板一般选择具有纹理顺直、软硬适中、疤节少等特点的木材。若选择接地的木质,则质地太硬而声不脆;若选择头部的木材则质地偏软,即飘(无金石声)。在选材时可用工
具在锯下的根部进行敲击,然后在另一头听其余响,以鉴别其本质优劣。
    古琴制作需合乎阴阳、尊重科学,在用料上面板松软,底板坚硬,一般面板采用桐木、杉木等,底板采用梓木、枫木、漆木,以使其阴阳相合,刚柔相济。因为硬木材质密度大,而软质木材弹性又较差,所以制造乐器共鸣箱体时,多采用两种以上的材质合成。古人也有用一种木材制琴,称纯阳琴,上下全用桐木,声音上佳。
    木材选定之后,有些斫琴工匠受蔡邕“焦尾琴”启发,将木料放进特制烘箱进行烘烤。相传蔡邕有一次去江苏吴江游览,见江边有一农夫架锅烧水,所烧木料劈啪之声将蔡邕吸引,他向农夫购得那块木材后制成了琴,其声音像泉水般透彻。因琴尾部烧焦,取名“焦尾”,是音乐史上的四大名琴之一。
    据《琴苑要录》记载:“取峰山之阳桐为上……斩之,乃作焦熏,以炭火爆之,近壁为之,高三尺阔狭,随时以横铁扶置其木,翻覆爆之,若烧糠火,木声必浊,五Et以上,十日以下,其木似有烟色,乃秤其轻重以定干湿,斤两不减则其木为干,乃至爆焉。”
    陈旧古木,因多年风化,“木性都尽,声始发越”,但选材时须注意要“陈而不腐”。一般可选取水槽,纸甄、木鱼、败鼓、梁木等处的古木制琴的经验;若取新材,则可用水煮,用烧碱水浸泡一两月,溶解其树脂及木质素,再在雨季露天堆积两三个月,并覆以草荐麻袋,使其减刑匀透和发酵,再清水浸漂三个月,再于通风处置于半年,据说这样其木可达百年之功。
(一) 历代造琴都重视选材标称琴材为面桐(梧桐)底梓,所谓阴阳材,桐木为阳材,梓木为阴材,琴面板起传音和振动发声作用,故常选质轻而传音良好的桐木;琴底板起托音(匮音)作用,和面板一起振动,故常选用较为坚实但又不过硬的梓木工楸木制作。但中国古琴历来主要是自娱(独奏)或较少的琴歌伴奏乐器,不像西方交响乐中的提琴等乐器,要求有比较统一(乐队中弦乐器如小提琴往往数十把)的音响音色。所以不论宫廷或民间造琴,往往因地取材,如千年古廊或古宅中折换下来的旧材甚至蛀材,木质乾透,传音共振优良,琴家往往视同珍宝!因此许多古代名琴的木材除常用桐梓木外,还常用到松、杉、杨、柳、楸、椴、桑、柏等材料,也有面底均为桐的,称为“纯阳琴”,据说:“取其暮夜阴雨之际,声不沉默”。但不论选用何种材质,然须要求木质年久为佳。
  
     古琴选材多样,故音质、音色、自然有较大的差别,例如发音有:清亮、浑厚、松透、古朴、苍老、宏大、清润、凝重、甜美、灵透、幽奇。。。等等,丰富多彩,一琴一音,音色各异,可满足各人爱好,这确是中国古琴的一大特色!宋代《梦溪笔谈》说:“以琴言之,虽皆清实,其间有声重者,有声轻者,材中自有五音”,足见材质与音色有密切关系。作者制琴,纯属业余兴趣爱好,因所藏数琴虽亦为数百年古器,但发音并不十分满意,所以七十年代,除对旧琴修斫之余,留心于古材之搜集,斫制古琴,冀获完美之佳器。北京为三千多年的古都,地上地下如数百年民宅,古墓中古材常有出现,古代制琴者都珍为“千金良材”,名获至宝!兹将列年来个人所获古材或旧材所斫琴之琴响效果略述如下,供同好者参考,并希得到指正。
(1)松木:以松制琴早有记载。琴书引(环记)云:(唐)雷威斫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雪中,独往峨嵋酣饮,着蓑笠,入深松中,听其声连延悠扬者伐之,斫为琴妙过于桐”。松的种类较多,大多比较松软,易于加工。红松结构细理,白松稍粗,但更轻软,与桐木相近,振动良好,不易翘裂。黄花松(落叶松)稍硬,干缩大易裂,油漆性稍差。马尾松(青松、山松)与黄花松性质相类,含松脂较多,如遇古材亦可斫琴,但最好用火烘烤,以除去部分松脂。北京民宅旧材中以松为多,大多产自东北兴安岭或长白山,作者所制琴以此为多,发音松透,纯正刚劲。黄花松琴发音清爽坚润,但音量稍逊。
(2)杉木:多产于南方,色浅黄,纹理直,结构稍粗,较软,易加工,不易翘曲开裂。作琴面底板均可,北京民宅旧屋板多为杉木。作者曾获地下出土古墓(可能为辽、金、元、明、清)中杉材多片,长期埋于地下深处,材色已呈黑褐色或黄褐色,两端已朽糟腐蚀成山形,但纹理明显,制成数琴,发音刚劲清亮而厚。历代古琴中杉材亦不少,如北京故宫藏唐琴“九霄环佩”为杉木制(纳音为桐),另一唐琴“飞泉”亦为杉材。宋琴“___ 宾铁”亦为杉木制,发音清透。作者七十年代在太原见到元琴“古灵”,琴底刻有铭文,记述该琴材取自济阴唐代墟墓中古败杉,发音清透。
(3)柳木:色稍白,古材呈黄褐色,纹理细直,稍软韧,比桐木稍硬,易加工,但有时会变形,须经风化及火烧处理。作者曾获旧柳木板制为二琴,发音清亮而厚,散泛按均佳,泛音尤清爽灵敏。
(4)水曲柳:作者数年前获北京民宅拆下旧梁一段,为水曲柳材,两端已槽杉,呈黄褐色,估计为数百年前材,木质稍硬,结构稍粗,有花纹光泽,略有酸味,成琴后发音宏大凝重,亦属良质。
(5)椴木(紫椴):呈黄棕色,纹理细腻而软(比桐木稍硬),木纹有绢丝光泽,易加工,制成一琴,发音清润圆厚。
(6)桐木:北京民宅旧材较少见。作者数年前于北京钟鼓楼西某胡同中获旧桐木板制成二琴,发音润厚古朴,有金石韵。
(7)柏木(香柏):色黄红,边材黄褐。纹理直或斜,结构细,稍重,有韧性,香气浓重,缺点是木节较多,制琴时必须去除,补以桐木或他木,尚易加工,油漆性稍差,柏木属阴材,耐腐,少见于制琴。北京老琴家李璠先生藏有一柏木琴,琴名“雪莺”,为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制。琴底记有:“此琴为解放前成都明代白塔遭雷火焚余之柏木,请卓希钟(?)手制,由李璠设计者,晖亦系塔顶之古铜制成。。。”琴面较厚,琴较重,有金石韵,音清润,但稍欠松透。
 
(8)备注:
     1、琴面与琴底,都是以分别属阳与属阴的两种木材斫制而成。桐木属阳,置于上,斫成琴面。梓木属阴,置于下,斫成琴底。就木质而言,桐木松软,制作琴面能使琴的音色更美。而梓木坚硬,制作琴底能使琴坚牢不易变形。自古斫琴以桐梓为材,是有道理的。但琴材也并非非桐梓不可。
 
      2、古琴可越千年而逾美。同时,琴表面上因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所形成的各种断纹。主要的有:梅花断、牛毛断、蛇腹断、冰纹断、流水断、龙鳞断、龟纹断等。断纹,不仅是古代文物的佐证,同样也使古琴更加美观,又使古琴的声音更加松透古雅,音色更妙。丝弦的特点在于韵长味厚、苍古圆润,所谓“音柔而意刚”。
 
      3、因古琴琴材的差异性,古人对琴材及音韵总结有“四善”(苍、松、脆、滑)和“九德”(奇、古、透、润、静、圆、匀、清、芳)之说。古琴音色各俱千秋,是古琴音乐魅力之一。
 
      4、杉木为常绿乔木。木质轻柔,纹理平直细密,森色微白或淡黄,不翘不裂。大致分为油杉(黄杉、钱杉)、灰杉(糠杉、芒杉、泡杉)、线杉(柔叶杉)三类。
 
      5、古琴琴材通常以梧桐木为主,面桐底梓最为常见,此外尚有旬木、漆木、松木、荔枝木、伽陀罗木、杉木、楸木等皆可做为琴材。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