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派古琴兴起的时代背景

栏目分类:古琴基础入门   发布日期:2015-07-26   浏览次数:次 来源:音乐之家
北宋结束了自五代以来的战乱,使在晚唐以后分裂的中国又重新得到了统一。北宋初年,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生产力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生产力的提高使城市经济繁荣,市民阶层随之壮大,都市成为音乐汇集、交流和发展的中心。
    宋代以“郁郁乎文哉”而著称于世,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科学、文化最为发展、发达的一个时代。上到皇帝、官僚巨室,下到各级官吏和地主士绅,构成了一个远比唐代更为强大、更有文化教养的阶级和阶层。但宋王朝同时又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腐朽、无能的王朝之一,它几乎没有打过胜仗。朝廷昏庸,致使许多爱国志士抱恨而死。从北宋到南宋,最高统治阶级一直过着苟且偷安的生活。
    在音乐上,纷繁复杂的国家政治和人民水深火热的生活,使宋代成为我国古代音乐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阶段。丰富多彩的“词体歌曲”、富有交响意味的古琴音乐、初绽绿叶的戏曲和说唱音乐、专业和民间音乐队伍的发展和壮大以及对音乐理论新的探索和建树,使这一时期中国古代音乐呈现出纵横交错、纷繁复杂、更具个性化的特点。
    南宋定都临安后,南北著名琴家纷纷汇集杭州,逐步形成浙派古琴,其代表人物为郭楚望。南宋时期,浙派的演奏方法用比较特殊的乐句和繁多的掐法规律来掌握,其特点是清、
微、淡、远。郭楚望继承、发展了传统琴曲,并通过他的学生刘志方,传授给杨缵的门客徐天民毛敏仲。从此浙派琴艺一直影响到元、明两代。徐天民经过徐秋山、徐晓山传到明朝徐仲和,被称为“浙操徐门”、“徐门正传”,影响很大,为人们所推崇。浙派成了宋以来我国琴坛上的重要流派。
    浙派的形成既有其自身的偶然性,但是又有着历史的必然性。为什么浙派会在南宋形成呢?这与南宋的经济政治、南宋后期宋词的典雅化有着紧密联系。经济的繁荣为文人从事文学艺术活动提供了丰厚的物质基础,南宋政府的偏安江南一隅,使许多仁人志士对政治失去信心,而宁愿将精力投入在琴棋书画上,南宋后期宋词的典雅化,则和浙派黜俗的主张相互促进,为浙派的兴起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浙派古琴兴起的时代背景
    北宋是中国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之一,诞生了四大发明中的三个。《清明上河图》记录了首都开封的繁荣。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习鼓舞,班白之老,不识干戈……八荒争凑,万国成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萧鼓喧空,几家夜宴。然而金人的入侵毁灭了这一切。
    一旦兵火,靖康丙午之明年出京,南来避地江左,情绪牢落,渐入桑榆。暗想当年,节物风流,人情和美,但成怅恨。
    北宋的繁荣在南宋得到延续,宋室南迁促进了杭州都市的繁荣。
    杭州在宋高宗建炎三年(1 129年)改称临安府,绍兴八年(1 138年)定为首都。正式定都后、特别是在绍兴和议后,南宋与金南北对峙,局面相对稳定。当时称为“行在所”的杭州,“辇毂驻跸,衣冠纷集,民物阜藩,尤非昔比”。它不仅从“东南第一州”跃升成为全国第一大都市。商业经济的发展,带来“百事繁庶”。正如宋末词人文及翁的《贺新凉-游西湖
有感》中所写一样:“一勺西湖水,渡江来、百年歌舞,百年酣醉。回首洛阳花石尽,烟渺黍离之地,更不复,新亭堕泪。”
    临安是当时世界最繁华的城市,即便负担无端的“岁币”,南宋的经济仍然远远在金之上。金主完颜亮因为羡慕临安的繁华,竟然偷派画工来进行描摹。《马可波罗游记》中最为惊叹、极尽辞藻描述的城市不是金、元的皇城大都,而是南方的杭州。
    耐得翁在所著《都城纪胜》一书的序中云:
    自高宗皇帝驻跸于杭,而杭山水明秀,民物康阜,视京师其过十倍矣。虽市肆与京师相侔,然中兴已百余年,列圣相承,太平日久,前后经营至矣,辐辏集矣,其与中兴时又过十数倍也。
    南宋商品经济的发展无论是就规模而言,还是就水平而言,都已经遥遥领先于当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当时就有人说:
    大抵杭城是行都之处,万物所聚,诸行百市,自和宁门权子外至观桥下,无一家不买卖者,行分最多,且言其一二,最是官巷花作,所聚奇异飞鸾走凤,七宝珠翠,首饰花朵,冠梳及锦绣罗帛,销金衣裙,描画领抹,极其工巧.前所罕有者悉皆有之。又说:
    盖因南渡以来,杭为行都二百余年,户口蕃盛,商贾买卖者十倍于昔,往来辐辏,非他郡比也。
    南宋临安的手丁业十分发达,纺织、造纸、印刷、陶瓷、造船及军火等工业都居全国前列。宋室定都临安后,直接为皇室、官府服务的、规模庞大的官方手工业作坊在临安纷纷建
立,并都得到了长足发展。
    以陶瓷业为例,宋室定都杭州后,不久即在当地设立了两座新窑,一是凤凰山下的修内司窑,另一个是南宋郊坛东侧乌龟山南麓的“郊坛官窑”。明初学者曹昭在《格古要论》一
书中评价:
    官窑器修内司烧者,土脉细润,色青带粉红,浓淡不一,有蟹足纹,紫口铁足,色好者与汝窑相类。
    杭州成为全国陶瓷业的中心之一。与此同时,杭州还是当时全国丝织业最发达的地区,印刷业也得到了发展,从汴京迁到临安的国子监,其印本在当时最为精良,号称“监本”。
    经济的发展,使南宋人的娱乐活动同北宋都城汴京相比有过之『而尢不及。宋室定都杭州,使汴京大批乐师、乐工及乐舞艺人在临安定居.形成了南北方乐舞的大交流.北宋时汴京有“瓦舍”(或称“瓦肆”),在当时十分得兴盛。宋室南渡以后,瓦舍这种表演文艺不仅传人杭州,而且同汴京相比,杭州的“瓦舍”在瓦子数量、艺人人数和场所的固定等方面远远要超过东京。南宋中期,相对的安定促使南宋的经济迅速繁荣,北宋末年都市中那种竞为浮靡华采的文化现象又出现在首都临安等大城市中,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周密《武林旧事》记临安每逢佳节:
    翠帘销绡幕,绛烛笼纱,遍呈舞队,密拥歌姬,脆管清吭,新声交奏。戏具粉婴,鬻歌售艺者,纷然而至。而当时一位诗人写道: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此外,在乡村,在山林,士大夫的闲逸生活也多少得到了保障。于是,描绘都市风流和田园山林逸趣的文学,与前一种慷慨激昂的文学,共同演出了一场不谐调的合奏。
    经济的发展又使学校教育进一步发展,高宗在绍兴十二年十一月下诏给临安府,“措置”太学。随着太学的兴建,武学、宗学、律学、算学、书学、画学和医学等学校也纷纷仿北宋的样子在临安建立起来。这些学校的设立,促进了临安教育事业的繁荣。居民的文化程度也有了普遍的提高,史载:“家能著书,人知挟册”,临安成了南宋的文化中心。人才济济,名家辈出。著名浙派琴家张岩、杨缵、汪元量、周密等都是当时著名的文学家。
    如果说经济的发展使得当时的文人墨客能够不为衣食所牵绊,或依靠自己的财力,或投靠于当时的名门大户,做门客清客,那么当时南宋的政治,一方面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和平安稳的创作环境,另一方面,则又使他们进一步的远离世俗社会,归隐山林,鼓琴作诗,结社游历西湖美景。
    南宋政府偏安江南一隅,虽说期间也有好几个皇帝主张北伐,收复失地,却往往只能取得少数当权者的支持,再加上一些主战派立场不够坚定,南宋政府往往采取议和的方式保
全自己。
    南宋绍兴十年、金天眷三三年(1140年),本来宋军在反击金军南下的战斗中,取得了顺昌、郾城等战役的胜利,然而宋高宗与宰相秦桧却害怕这些胜利会妨碍与金议和,遂下令撤军。完颜宗弼(金兀术)则率领重兵进军淮南,造成大军压境之势。绍兴十一年(1141年),宋将刘琦等在柘皋(今安徽巢县西北)大败金兵。金兵也在濠州(今安徽凤阳)回击了宋兵。为了求和,宋廷以论功行赏为名,把韩世忠、张俊、岳飞三位大将召赴临安,分别委以枢密使和枢密副使的虚衔,解除了兵权。秦桧甚至拉拢张俊,进一步打击坚决抗金的韩世忠和岳飞,制造了臭名昭著的岳飞冤狱。这年十月,南宋派魏良臣赴金,提出和议;十一月,金派萧毅、邢具瞻为审议使,同魏良臣一起来到宋朝,提出和议条件。最后双方达成了和议,这就是历史上的“绍兴和议”。南宋在这个耻辱的条约中断送了在这之前的抗金硕果,与金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但是这个南宋以耻辱所换取的“和平”,却只维持了短短的二十年。
    隆兴和议为宋孝宗初年宋、金之间重订的一次和约。金海陵王完颜亮侵宋失败,各地农民起义接连发生,统治集团之间也争权夺利,相互火并。初登帝位的金世宗完颜雍,忙于稳固自己的统治,向宋派出使臣议和,要求维持宋、金间旧有关系。宋在采石战胜后,宋高宗赵构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传位于宋孝宗赵奋。宋孝宗即位后,改元隆兴,起用张浚为枢密使,主持北伐,却遭到符离之战的失败。投降派汤思退向金示意,要金出兵两淮,迫宋议和。隆兴二年(1164年),金世宗派大军,突破宋的两淮防线,再次逼近长江。同年冬,宋廷经过多次激烈的争论,决定派魏杞赴金,重新订立和约。和约规定:南宋对金不再称臣,改为侄叔关系;宋、金之间仍维持绍兴和议后的旧疆;宋每年给金的“岁贡”改为“岁币”,银绢由各二十五万两、匹,减为各二十万两、匹;朱割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两州给金;金国逃到南宋的人员不再追回。史称这一和约为“隆兴和议”。隆兴和议是宋、金对峙新形势的产物,使宋、金间旧的不平等关系虽有所改变,但对南宋仍是一个屈辱的和议。
    南宋开禧元年(1205年)四月,宁宗采纳韩健胄的建议,推崇岳飞贬低秦桧,追封岳飞为鄂王,削去秦桧死后所封的申王,改谥“谬丑”,有力地打击了主和派,大快了人心。同年五月,宁宗下诏北伐金朝,历时上称为“开禧北伐”。开战初期宋军收复了一些地方,后因韩健胄用人不当,于第二年被战败。杨皇后与主和派礼部侍郎史弥远趁机杀死韩健胄,把韩倔胄的头颅送往金朝,以此达到和金兵议和的目的。此后,朝政被史弥远、钱象祖把持,嘉定元年(1208年),南宋与金签订了屈辱的“嘉定和议”。
    不断的议和,虽然使南宋没有承受大的战争带来的伤害,但却给人们带来了心理上的更大的伤害,不少文人志士,由此对南宋政府彻底失望,走上了归隐的道路。
    浙派创始人郭楚望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他原来是韩健胄党人张岩的门客,开禧北伐后,韩伲胄被杀,张岩被罢黜,郭楚望便隐居山林,醉心于山水之间,寄情于琴曲之中,这样一来才有《潇湘水云》等经世之作。
相关热词: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