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 两会专访之叶小纲:美育是千秋万载的心灵工程

栏目分类:音乐资讯   发布日期:2018-03-13   浏览次数:次 来源:CCTV文化十分

如果能从小时候就开始对德智体美都比较侧重,能够花一段时间,有意识地去接受一些美好事物的熏陶,培养自己的审美能力,我相信对人生是一个大的帮助。

叶小纲,中国作曲家,出身音乐世家。担任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音乐家协会的主席等多项职务。

作为今年的全国政协委员,文化十分的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聊聊新时代的美育。


练琴是一种机能上的训练

叶小纲出生于音乐世家,他的父亲叶纯之是音乐理论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

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生活在流行音乐和西洋古典音乐的氛围中。他继承了父亲对音乐敏锐的感悟力、创造力和想象力。

他的主要作品有交响乐、室内乐、舞剧音乐、歌剧音乐、影视音乐等多种体裁。

对于自己身上的多种职务和头衔,他说他最热爱的还是人民教师。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的教授和博导,他认为在当代中国,美育教育是全民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美育的理解有好几个方面,一般说德智体美。美育包括对文化的熏陶和培养,你比如说会唱歌,会弹奏一门乐器,会跳舞等等,主要是对美的一种欣赏能够增强自己对美好事物的想象力。

一个家庭,如果有孩子,德智体美是不可缺少的。不妨让孩子在这方面花一点时间,进行一些音乐、美术上的熏陶,甚至是多看一些书。这些都大有裨益。

对于中国的美育教育,叶小纲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推动国家美育中心的项目。他想在中央音乐学院设立一个音乐文化高等研究院。

这个研究院至少有三项职能,第一个是当代音乐文化的推广,第二个是民族传统音乐文化的传承发展,第三个就是美育的理论与实践。

叶小纲认为美育方面也要精准“扶贫”,因为城市里的孩子想要学琴,想要学习美术非常方便。周边学校很多,老师也很多。但是农村的孩子也想进行艺术方面的学习就会有地区资源分布上的差异。


美育教育确实是我们学校、我们国家很急需要弥补的一个状况,尤其是老少边贫地区,要赶上发达地区同等的条件,是非常重要的。


还得继续努力,改善相关条件。让稍微偏远地区的孩子也能够从小产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也能从小激发他们的想象力。

一方面是偏远地区教育资源的匮乏,另一方面城市里有很多的孩子都在学钢琴,学美术,学小提琴,周末父母都是忙得焦头烂额的,把他们送到各种辅导班里去学习。

很多孩子考到十级的时候可能就觉得任务完成了,他终于可以给父母一个交代,再也不用去那么苦地去练琴。追求艺术的修养变得不再纯粹,成了一种功利的追求。

对于这个现象,叶小纲作为一名专业的音乐教育家,他认为要从两方面来看,假如家长确实认为艺术的学习对孩子的思维开拓,想象力有帮助,哪怕是一开始练琴会很辛苦,这种选择就是无可非议的。

另外一种家长只是觉得很多孩子都在学,那自己的孩子也不能落后,仅仅进行一种机械性的学习,这就会让孩子产生一种逆反的心理,也成为一种负担。

练琴涉及到一个肌能上的训练,不是说弹钢琴一点不费劲。在身体上是付出的,弹钢琴、拉小提琴手上是有肌能训练的,这个肌能训练和体育很类似。

手指移动速度的快慢跟肌能有关,有的孩子也许他这方面肌能不是特别好,就会让他觉得练琴是种负担。

其实学琴不应该成为负担,所以老师的教学方式很重要。我觉得只有不好的老师,没有不好的学生。

如果老师教得得当,得体而且能够进行启发式的,从真正培养孩子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个目的出发,孩子不应该出现逆反心理,而且会比较愉快。

叶小纲说,艺术方面的学习切切不可以功利心的目的出发。孩子练琴,拉小提琴跟从小去练体操是一个道理,都有对身体上的机能上的训练,如果一个孩子骨骼不是特别柔软就不可能去练体操。

弹琴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孩子手指或者机能上不是特别好,那么他也不适合练琴,都需要从孩子自身的情况出发。


我小时候拼命想当钢琴家

在叶小纲的青少年时代,家里有很多音乐的唱片。因为父亲的缘故,他能够接触到一些音乐方面的东西,也培养了他的兴趣。

从四五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学琴,叶小纲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只有他对钢琴最感兴趣。

我姐姐他们一边弹琴一边哭,不愿意学琴。我就从来没有过,我特别喜欢,所以这个也是先天条件。

我觉得弹琴很开心,我从来没有被大人逼着弹,我从来都是自己要弹。

所以这还是跟个人兴趣有关,我出生音乐家庭,我前面有两个姐姐,他们都没有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

“考钢琴系永远弹别人的作品,考作曲系也许一辈子别人就弹你的东西。”恢复高考那年,中央音乐学院到上海招生,没有招钢琴专业,叶小钢可以选择的只有作曲系。母亲的话坚定了他报考作曲专业的决心。

我那时候拼命想当钢琴家,也没有想到要作曲。中央音乐学院到上海去招生的时候,没招钢琴系,后来我就觉得机不可失,因为那时候我已经做工人做了六年了。

我做钳工做钣金工,你别看我现在很斯文的样子,我当年可是烧电焊烧风焊都是不错的,我是白铁匠,我什么都能做的,当时学徒的时候还很辛苦的。

叶小纲花了两三天写了人生中第一个曲子,结果顺利通过了考试。本来计划录取10名学生的作曲专业,因为邓小平的批示,最终增加到36人。

当时条件非常艰苦,叶小纲每天早上六点起来上班,下午六七点钟才回到家里,吃两口饭,赶紧练琴。

每天一睁眼,大概有十几个小时都不是自己的。我当时想脱离这个环境,不是说做工人不好,工人阶级是很光荣的,可我就是一门心思想搞音乐。

对我影响最大的音乐家是贝多芬,他与命运抗争的英雄主义思想对十七八岁的我影响很深。

进入位于西城鲍家街43号的中央音乐学院没多久,叶小纲就和谭盾、瞿小松、郭文景并列为中央音乐学院“四大才子”。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78级合影。叶小纲(第三排右五)、谭盾(第二排右四)、郭文景(第二排右三)。


大二时,他的作品获得齐尔品作曲比赛第一名。他看到了音乐人生的第一道曙光。


美育可以增强文化自信

1987年,叶小纲获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奖学金赴美留学,至此开始接受世界各地的委约,并尝试创作了众多的融合东西方文化的当代音乐作品。追求“现代派”作品中的古典文化气质。

当时祖国我们的国家刚刚改革开放,所以一切都是非常蓬勃向上的。我们是这么一辈人,碰上出国留学,留完学又回国作为改革开放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见证者,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很幸运。

叶小纲在很多的国际大舞台上讲述着中国故事,中国的民族音乐浩如烟海,他的音乐很多都基于民族音乐的传统,结合时代的变迁,写出来新时代的音乐。

我是中国人,中国古典精神不可少。不光是文字上的文化,包括美术、诗歌、意境,包括当代中国的,中国的文化背景不能丢。

▲英国“中国故事”音乐会海报

中国的文化影响力的增强,也逐渐赢取了国际上的关注,叶小纲做的很多工作就是希望世界能够首先接触中国的传统文化,其次让他们以喜闻乐见的方式去爱上中国文化。

▲叶小纲作品《峨眉》在柏林音乐厅排练现场


中国的古代的审美习惯和我们传承下来审美习惯也开始影响西方的文化,比方说乐谱,西方古典音乐的时值是十分严格的,谱子是怎么写的就怎么演。

而中国的古琴,谱子实质上不是那么严格,时间的长短往往与个人修养有关。我写的音乐也是这样,我写一个延长号,他们认为延长号非常严格,他们一般就延长两倍,我说不对,你得再延长。

因为中国的审美是有留白的,通过国画就知道。一个人独钓寒江雪,在江上钓鱼,一幅画你看那个人很小,周围箫瑟青葱苍翠的山,这种感觉他们没有。

这是中国式的表现,所以我当时到法国去演出,他们老是特别急,我说老兄我求你们了,时间给我留的长一点,结果他们慢慢懂了以后,演出的时候效果特别好。

▲“中国故事·大地之歌”柏林音乐会,叶小纲携指挥及独唱演员谢幕


叶小纲说他关注美育的根本在于,美育实际上是一种基础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的培养,特别是对于中国的年轻一代来说,有了正确的价值观,文化就会更加自信,我们才更有可能走到世界的舞台中央去。

文化自信就是这么来的。如果孩子们啥也不会,什么音乐也不知道,什么书也看不懂,什么画也没感觉,中国的文化自信从何而来,所以美育是千秋万载的心灵工程。

文化发展是一个民族强盛的标志。只有本民族的音乐文化强大了,中国的语言才会在世界音乐舞台上得到讲述的机会。



本文转自CCTV文化十分


相关热词: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