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杯”第七届黄河戏剧节的比赛和展演落幕

栏目分类:音乐资讯   发布日期:2016-11-29   浏览次数:次 来源:网络整理

“濮阳杯”第七届黄河戏剧节的比赛和展演落下帷幕


    11月25日下午,随着最后一场演出——许昌县豫剧团的《巾帼良臣》落下帷幕,“濮阳杯”第七届黄河戏剧节的比赛和展演阶段画上句号。从11月7日开始,19天时间里,近30台大戏在濮阳、郑州、商丘、南阳、驻马店、永城、汝州、禹州、开封、许昌等地上演,累计3万多观众观看演出,几乎场场爆满。

    黄河戏剧节始创于2001 年,是经河南省委宣传部批准设立的省级奖项,由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河南省戏剧家协会联合主办,每两年一届,至今走过了15 个年头,已成为一个立足河南、辐射黄河流域、影响全国的区域性戏剧赛事。一样的火爆票房,一样的热情观众,一样的精彩演出,从安阳、商丘、许昌再到濮阳一届一届走来,每届黄河戏剧节总能在省内乃至整个黄河流域刮起旋风,让中原戏剧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本届黄河戏剧节在剧种和参赛剧团上再次取得突破,共收到河南、北京、安徽3 个省市的几十台剧目报名参赛,涵盖豫剧、曲剧、越调、京剧、梆子戏、柳琴戏、柳子戏、宛梆、歌剧等多个剧种。

    本届黄河戏剧节参赛剧目题材多样,还首次设置了展演剧目,参赛剧目大部分都是由青年演员主演。参赛剧目《朱莉小姐》的导演、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主任王绍军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戏剧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戏剧节把优秀的剧目汇聚在一起,以戏推人,出人出戏,不仅为青年演员提供了一个展示艺术风采的舞台,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互相学习和切磋的“擂台”。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本届戏剧节还增设了中国青年剧作家论坛,邀请到北京、上海等地一大批知名编剧人才共聚濮阳,共论戏剧发展。

    从前三届的闭门评奖,到第四届开始的开门办节演出惠民,再到电视直播颁奖典礼,增加评论委员会和论坛,至本届,黄河戏剧节走过七届,模式也趋于成熟。由此,在19 天的时间里,黄河戏剧节在演出上成为戏迷观众的戏剧嘉年华,戏迷们看足了戏,看过了瘾;在艺术上,也成为大小剧种争相展示的大舞台,成为戏剧人相互学习交流的大平台;评奖与评论双管齐下,更已成为河南戏剧发展的强大智力支撑。戏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改出来的,交流、批评、碰撞、打磨,是一部优秀的戏剧作品所必经且反复经历的产生过程,而黄河戏剧节,无疑是这个过程的一个大熔炉。

    一个戏剧节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些数字和奖项,更重要的是,它会对戏剧的发展带来一些促进和启示。而黄河戏剧节给我们的启示,正如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省剧协主席李树建所说,戏剧离开百姓就死,走近百姓就生,只要不断推出老百姓喜欢的精品剧目,只要评奖公平公正,黄河戏剧节就会一直受到百姓欢迎。


黄河戏剧节 是舞台也是擂台


    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第七届黄河戏剧节在濮阳的集中演出实行了5元一张的低票价策略,有戏迷竟然一场不落地看完了17场。在评委们看来,本届戏剧节相比往年在组织设计、剧种题材、观众参与和艺术引领上均有很大突破。“为什么受老百姓欢迎?不仅是因为票价政策合适,更因为戏的题材丰富种类多、故事接地气,看着过瘾。”刘景亮评委说。


题材多样看点多


    刘景亮评委是河南戏剧评论界的“老资格”了,不光是黄河戏剧节,还有河南省戏剧大赛和中国豫剧节,他担任过很多大赛的评委。对于本届黄河戏剧节,刘景亮感触最深的是题材的多样化。

    在本届黄河戏剧节上,廉政戏比较多,包括《大清诤臣窦光鼐》《芝麻官惊梦》《全家福》《燕振昌》《清廉彭鹏》《胭脂河》《应天骄子范仲淹》《太丘令》《九品巡检暴式昭》等,不少都让人眼前一亮。

    不少评委认为,这些廉政戏呈现了多样化,有的是从家庭出发,有的是呈现清官与贪官的斗争,有现实题材也有历史题材。特别是历史题材,河南有着非常丰富的资源,巧用历史文化资源创排新戏非常重要,“以史为鉴、借古鉴今非常有意义,河南最不缺的就是历史,有很多文章可做”。

    在本届戏剧节上,豫剧《芦花记》、曲剧《好儿媳》等反映“家长里短”的亲情戏很受观众欢迎。

    王洪应评委说:“《芦花记》也是老故事,黄梅戏、越剧等都曾演绎,以前叫《鞭打芦花》。但河南豫剧院青年团新排的这部戏在对旧剧目的加工改编上提供了很好的经验,不但感动了父亲,也感动了母亲,更感动了观众,非常接地气。”

    11月18日晚,河南省越调剧团排演的《飞夺泸定桥》在濮阳市中原油田文化宫上演。饰演红军小李的聂磊从两米高的假山上腾空转体720度翻身而下,平稳落地,接着空翻,再反复跳叉,这组高难度动作让掌声立刻雷鸣般爆发。

    谈及《飞夺泸定桥》的创排过程,河南省越调剧团团长申小梅非常感慨。越调的经典是申凤梅大师留下的三国戏,其中的武打情节不少,因此河南省越调剧团一直是省内剧团中武戏演员比较多的,但现在也存在着新人缺乏的问题。“很多学戏的孩子本身是有底子的,但是这些年生活条件好了,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们吃苦练功。我给他们说,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同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功夫一天都不敢松。”可喜的是,在《飞夺泸定桥》中,除了30位河南省越调剧团的演员,还有20位申小梅戏曲学院的学生,显示出了越调在武戏年轻人才培养上的优势。

    漯河市豫剧团带来的原创神话剧《贾湖笛声》也有大量动作精彩的武戏。“其实,如果不能演这样的戏,就是剧种的退化。”刘景亮评委在谈及本届戏剧节的题材类型时直言不讳,豫剧是地方大戏,过去武打戏很多,最近几十年好的男演员越来越少,武打戏几乎绝迹舞台,非常可惜。“只有你的戏题材类型很全,才能称得上是大剧种。”

    多位评委都表示,能在黄河戏剧节上看到场面恢弘的武戏和众多年轻戏剧人才的精彩表现,值得高兴。


专家研讨开良方


    “很高兴看到稀有剧种柳琴戏登上黄河戏剧节的舞台,这部戏唱腔独特韵味、情节扣人心弦,表现手法非常成熟,不过还有上升空间,比如结尾主人公为什么要给自己戴上枷锁还要讲得更明白,全剧的后半段,可以再剪掉一些不必要的枝节!”11月19日晚,由永城市柳琴剧团排演的柳琴戏《太丘令》落下帷幕时已经将近十点,由于第二天评委会就要转至开封和郑州观看接下来的演出,董文建、刘景亮、谭静波等戏剧评论家们不顾疲惫,登台为这部戏进行点评,既有充分肯定,也直指不足,提出切实建议,很多观众也饶有兴味地一直听专家们讲到最后。

    一戏一评,正是近几届黄河戏剧节的特色。剧作家张锡荣告诉记者,黄河戏剧节最早三届是收集邮寄来的剧目录像,关门评奖,后来改为开门办节,不仅把活动变成文化惠民的大活动,也让诸多剧目经历了社会大市场的检验,锤炼了剧目,培养了新人。其中,从2010年第四届开始的一戏一评制度尤有价值,这一创新也引领了全国戏剧行业之风。

    基层剧团生存困难,如何既能对剧目提出意见,又不打击剧团的积极性?多届下来,专家们也总结出了“说话技巧”,用国家一级导演、著名戏剧评论家黄海碧的话说就是“优点说足,缺点说透”。

    “有些人觉得好像剧团都很脆弱,不敢说。其实很多问题剧团自己也知道,只是在理论上不清楚。起初有人担心剧团会不会有意见,我说只要实事求是,剧团不会有意见。我认为,这就是河南这些年戏剧取得长足发展的智力支撑。外省的专家,在我们的带动下中肯的意见也说得越来越多。”黄海碧说。

    由此,不独刚刚搬上舞台的新戏,一些已经在大赛上获奖的名团名剧,也不会放过专家当面座谈评戏的机会,即使在时间很紧张的情况下。

    黄海碧前不久曾担任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评委,在他看来,一戏一评是值得全国推广的模式。“之前戏剧圈都是专家们关门评论,评完了派一位代表去给剧团做个反馈,对剧本的意见往往会经过取舍,大打折扣。而开门评戏,剧团想多少人参加多少人参加,评委直接面对面谈,不仅谈优点,也谈缺点,将会对剧作的完善起到很大作用,平时去请专家去提意见还要花钱,在大赛上能听这么多专家的讲授,经济上是零投入,收获太多了!”


【对话省剧协副主席陈涌泉】

走出去的同时也要请进来


    从第一届到第七届,从关门评奖到开门办节,黄河戏剧节已经成长为辐射黄河流域的专业戏剧奖项,自然也要承担起更多推动戏剧发展的责任。一戏一评、设置展演剧目、开办全国青年剧作家论坛等,都让黄河戏剧节更加突出专业性,影响更为深远,成为提升戏剧创作水平的重要平台。大河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河南省剧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著名剧作家陈涌泉。


    跟往届相比,您认为本届黄河戏剧节有哪些变化?

    陈涌泉:跟往届相比,这一届在剧目、剧团数量上有很大增加,也有包括外省市的剧团来参演。作为一个区域性的奖项,为什么要吸纳外省作品来参加呢?我们提河南要建设全国重要的文化高地,河南戏剧作为河南文艺的龙头,应该有更为自觉的意识,率先建立起全国的戏剧高地,让河南戏不仅唱响河南,也唱响全国,走向世界。同时,中原这个大舞台走出去的同时也要请进来,形成双向互动,跟兄弟省份的戏剧交流碰撞,传播我们的戏剧观、文化价值理念,同时也吸纳兄弟省份的先进成果。未来,我想黄河戏剧节可能会达到这样一个比例,河南的剧目占三分之二,外省市占三分之一。

    本届参演剧目的质量也在稳步提升,剧种更多,最开始只有豫剧、曲剧、越调三大剧种,现在还有京剧、歌剧和很多少数剧种,我们的考虑是既要延续大剧种的优势,也要为少数剧种提供展示平台,要向从未参赛的剧种倾斜、向基层院团倾斜、向其他戏剧艺术形式倾斜。戏剧是一个大概念,包括戏曲、话剧、舞剧、音乐剧、木偶剧、儿童剧等,我们希望最终能形成一种多元发展的繁荣面貌。

    黄河戏剧节的一大亮点是一戏一评,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陈涌泉:黄河戏剧节一直坚持的一个原则就是评奖和评论双管齐下。我们不能唯奖是举,评奖不是结果,而是手段,是为了促进戏剧的发展。让参赛剧团不仅带回去奖杯,同时也带回去提高完善作品的良方。某种意义上说,良方比奖杯更珍贵。

    从专业的角度来说,黄河戏剧节之所以从第四届开始走向社会面向观众集中展演,也是要接受社会的监督,让评奖处于各界的高度关注和有效的监督之下,公开透明。我也给评委们常说,你们在评戏,观众在评你们。观众特别是老戏迷对戏曲有自己的评判标准,我们评委能否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观众会有评判。

    这次戏剧节首次设置了全国青年剧作家论坛,邀请了一批名编剧齐聚濮阳探讨剧本创作,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陈涌泉:我们一直想在戏剧节上做超越微观的尝试,论坛是最好的形式,能够碰撞出很多对戏剧整体发展有益的见解。我们希望把这个论坛打造成全国有影响力的平台,能让青年剧作家发出的声音影响到全国的戏剧创作。

    这次论坛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剧作家30多人参加,包括《芈月传》的编剧蒋胜男,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青年剧作家赵潋,还有青年剧作家蒋东敏,中国剧协副主席罗怀臻、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教授颜全毅也来到现场。大家用漫谈的形式,就剧作家行业面临的问题碰出了很多火花。

    戏剧特别是戏曲创作需要更多年轻人的参与,戏剧节如何来鼓励年轻人?

    陈涌泉:从2010年开始,我们专门设立了黄河戏剧新人奖,还要在闭幕晚会上决出黄河戏剧之星,从当届获得表演奖一等奖的青年演员中选出来,优中选优。尽管很多年轻演员、编剧、舞美跟成熟的戏剧人相比还有些稚嫩,但只要他们显示出了特色,就有机会拿到新人奖。


相关热词: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推荐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搜索推荐
Copyright ©2014-2016音乐之家(www.yinyuezj.com).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8337号-2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 意见反馈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